攻击叙利亚时间:服务众创空间  原因大揭秘

文章来源:中国光电人才网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3日 09:45  【字号:      】

攻击叙利亚时间 封面|道德的拷問:沙特記者慘案撼動王權#標題分割#

文章來源:IWEEKLY周末畫報作者:朱怡賈邁勒·卡舒吉失蹤了,很可能已經死了。

10月2日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后,他就從世人眼中消失了,事件震驚了整個國際社會。出身名門的卡舒吉在沙特擁有既深且廣的人脈,是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政治評論家之一。

因為公開批評王室的絕對權威,呼吁變革,卡舒吉被沙特當局噤聲,最終選擇“自我流放”到美國。

他曾以為離開沙特自己就安全、自由了。

他在美國重塑了自己的評論家身份,為《華盛頓郵報》寫專欄,繼續對沙特當局的批評。

但顯赫的家世背景和人脈并沒有為他撐起有效的保護傘。種種跡象表明,卡舒吉可能在進入沙特領館的當天就死亡,并且很可能是以活著被肢解的殘忍手段被害。

在卡舒吉失蹤后的第17天,《華盛頓郵報》刊登了他最后一篇題為《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論自由》的專欄。

編輯寫道:“他為新聞自由付出生命。

”活著被肢解現在看來,這是已經寫好的結局。

在卡舒吉進入領館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被“人間蒸發”。

土耳其親政府媒體《新曙光報》(YeniSafak)和土耳其官員都提到了一份當天的錄音,并根據錄音還原了卡舒吉生命最后幾分鐘的細節。

據報道,進入領館后,卡舒吉就被潛伏的“暗殺組”帶到了總領事奧泰比(Mohammadal-Otaibi)的房間。

他遭到了暴打,被割下手指。

有人將卡舒吉拖到書房的桌子上,樓下的工作人員聽到房內的慘叫聲,他還被人注射了不明物質。

奧泰比擔心惹禍上身,在錄音中表示希望他們去外面“做這件事”。

而暗殺組的一人則丟給了他一句:“如果你想回到沙特那就閉嘴。

”沙特的解剖驗尸專家塔比吉(SalahMuhammadal-Tubaigy)將昏迷不醒的卡舒吉肢解。

開始動手前,塔比吉戴上耳機聽音樂,表示“當我做這件事時,我習慣聽音樂”。

不少媒體認為,被肢解時卡舒吉還活著,整個肢解過程用了七分鐘。

在Twitter上自稱是沙特法醫科學委員會負責人的塔比吉2004年在英國格拉斯哥大學修讀病理學。

英國《衛報》報道,塔比吉曾在澳大利亞維多利亞法醫研究院工作過三個月,研究尸體解剖。

伊斯坦布爾機場的監控拍到塔比吉這天一早抵達土耳其。

《紐約時報》披露,塔比吉還帶了一把骨鋸,與他一起的還有另外14名沙特男子。

他們乘坐兩架私人飛機:HZ-SK1和HZ-SK2。

根據土耳其官員的說法,這15人的任務就是除掉卡舒吉。

這一行人沒有做太長時間的停留,HZ-SK1約于下午六點半離開,經由開羅返回利雅得。

HZ-SK2則大約在晚上十點半飛往迪拜,第二天返回沙特。

這似乎在表示,暗殺任務在當天下午就已經完成。

土耳其公布了這個“暗殺組”入境時的監控畫面,以及部分人員的護照掃描件。

這些信息顯示“暗殺組”包括沙特特種部隊士兵、皇家衛隊成員、空軍少校等人員。

《紐約時報》稱,15人中至少有9人來自沙特軍隊國安部或政府機構。

《華盛頓郵報》則指出,其中12人與沙特高層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曾在沙特駐倫敦大使館工作的外交官穆特雷布(MaherAbdulazizMutreb)被認為是核心人物。

他曾多次隨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出訪,媒體不止一次捕捉到兩人同框。

土耳其媒體公布的監控顯示,在卡舒吉進入領事館三個小時前的上午9點55分,穆特雷布就已經抵達領館。

他走進領事館時,后面還跟著幾名男子。

下午4點53分,穆特雷布出現在領事館官邸外。

“暗殺組”另一名成員、31歲的沙特皇家空軍中尉阿爾博斯塔尼則在10月18日的一起“可疑交通事故”中離奇死亡。

土耳其警方判斷,卡舒吉當天在領館內遇害,認為“謀殺是有預謀的,尸體已被運出領事館”。

沙特領館發表聲明稱卡舒吉在辦完事后不久就離開了,卻無法提供相應的監控。

為證明卡舒吉沒有被扣押,沙特邀請記者前往領事館參觀。

最初幾天,沙特只允許肉眼檢查,十多天后才允許土耳其法醫組搜查。

《華盛頓郵報》報道,在法醫組抵達領館幾個小時前,有清潔人員進入領事館,帶著水桶、拖把、清潔劑等東西。

土耳其官員對媒體表示,調查人員進入屋子時“聞到一股化學物質殘留的氣味”,而大樓“到處”都涂上了新漆。

卡舒吉失蹤當天,領館外的監控還拍到車牌為34cc1865的奔馳Vito。

“34”是伊斯坦布爾的代碼,“CC”意味著這部車屬于領事館。

在卡舒吉進入領館后兩個小時的下午3點9分,這輛奔馳從領事館出發,抵達領事住所。

土耳其媒體報道,前一天這輛車曾“排練”了領事館和總領事住所之間的路線。

土耳其專家對這輛車進行了長達三個小時的搜查,并將調查范圍延展到了總領事奧泰比的住所。

而總領事奧泰比在土耳其警方進入住所前的幾個小時,攜家人乘飛機返回了利雅得。

自我流放的異議記者卡舒吉曾以為離開沙特自己就是安全、自由的。

他去年秋天離開沙特。

去年感恩節,他在Twitter上分享了一張與朋友共進晚餐的照片,當晚他說:“我自由了,可以自由寫作了。

”卡舒吉相信自己在西方找到了安全感,但今天看來,西方的保護僅限于此。

這個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政治評論家近幾年與沙特政府的關系非常糟糕。

他經常接受外國媒體采訪,批評王室的絕對威權。

阿拉伯之春爆發后,卡舒吉呼吁變革,直接冒犯了沙特當局。

2016年12月,他因公開批評后來成為王儲的薩勒曼,被王室禁言。

沙特政府不斷給他施壓,他的專欄被取消,婚姻破裂,他的親戚被禁止旅行。

卡舒吉來自土耳其的名門望族kak家族,祖父穆罕默德·卡舒吉(MuhammadKhashoggi)是沙特首任國王阿卜杜拉·阿齊茲·伊本·沙特的私人醫生;叔叔阿德南(AdnanKhashoggi)是世界聞名的軍火商、80年代的頂級富豪,阿德南在80年代曾將他的游艇賣給美國總統特朗普;卡舒吉的表哥多迪·法耶德(DodiFayed)則是戴安娜王妃的男友,兩人在法國遭遇車禍雙雙身亡。

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立大學修讀工商管理學后,卡舒吉回到沙特成為報社記者。

1990年代蘇聯入侵阿富汗,他寫了大量有關伊斯蘭激進分子到阿富汗抵抗蘇軍的報道。

其間,他曾多次采訪本·拉登。

他還曾為沙特王儲Turkial-Faisal當媒體顧問,在Faisal派駐英國和美國當大使期間,跟著到英、美工作了幾年。

在外界眼里,他在神秘的沙特權力體系中人脈既深且廣,《紐約時報》形容:“過去三十年,只要是和沙特有關的人他好像都認識。

”但顯赫的家世背景和人脈并沒有給卡舒吉撐起有效的保護傘。

卡舒吉最終選擇“自我流放”到美國。

在他定居美國后,留在沙特的一些朋友被關進了監獄,這讓他意識到短期之內他將無法回家。

他在美國重塑了自己的評論家身份,為《華盛頓郵報》寫專欄,繼續對沙特當局的批評。今年,卡舒吉在美國建立了一個叫作“在阿拉伯世界實現民主,就現在”(DemocracyintheArabWorldNow)的政治組織。據《紐約時報》報道,他還計劃開設一個網站,用來發布從阿拉伯語翻譯成英文的報告,揭示沙特目前的情況。在卡舒吉失蹤后的第17天,《華盛頓郵報》刊登了他最后一篇專欄。在這篇題為《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論自由》的文章中,卡舒吉呼吁設立全新的阿拉伯語新聞平臺。編輯KarenAttiah在卡舒吉失蹤第二天從他的助手那里拿到這篇文章,她本想等卡舒吉回來再發表。但她表示:“現在我不得不接受,他不可能回來了。這是卡舒吉為郵報撰寫的最后一篇報道,記載了他對阿拉伯國家致力自由的貢獻和熱情,他為新聞自由付出生命。”iWeekly+卡舒吉失蹤事件時間線。

来源:中国光电人才网




(责任编辑:睢平文)

附件: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