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党建工作:文明办的工作创新  大揭秘!

文章来源:中国水利人才网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4:16  【字号:      】

机关党建工作 這才是你應該了解的徐悲鴻#標題分割#

如今的徐悲鴻已經成為一個敬仰的名字。中國最有名的大畫家之一、美術教育大家、中央美術學院的老院長,畫《奔馬》著稱,然而這些名稱之后的徐悲鴻究竟怎樣?近日舉行的“紀念徐悲鴻誕辰120周年座談會”則給了藝壇一次機會,再度走近徐悲鴻。A面藝術家《奔馬》、《徯我后》、《田橫五百士》、《愚公移山》等作品如今已經成為中國美術史上不可或缺的經典之作。然而,它們為何如此有名?徐悲鴻的藝術成就究竟體現在哪些方面?中央美院院長范迪安和中央美院教授喻紅的回答或許能解開我們的疑問。開啟“大畫”先河中央美院院長范迪安指出,徐悲鴻的《徯我后》、《田橫五百士》、《愚公移山》等作品從形態上看,可以說是其對倫勃朗《夜巡》、籍里柯《梅杜薩之筏》、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導人民》等作品的致敬,“徐悲鴻曾被那些歐洲的經典大畫所感動,稱嘆為‘不愧杰作’,但是,一旦自己經營巨構,他的關懷落到了大寫的‘人’與中國的‘人生’上,從而為中國美術開啟了‘大畫’的先河。”真正意義的“現代”20世紀前半葉中國社會現實的動蕩和奮起反抗外來侵略的大潮使得那一代的藝術家、知識分子都具有強烈的憂患意識。在徐悲鴻的作品中則由衷地表現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使命感與悲天憫人情懷。范迪安稱,古往今來的很多畫家也感喟世態與人生,他們的方式是將情懷寄托于避世的山水或孤寂的花鳥,然而徐悲鴻則通過塑造不屈不撓的民生群像,使中國美術第一次有了真正意義的“現代”作品。徐悲鴻是經過新文化運動洗禮的一代藝術家,“現代”這個概念是所有人都會面臨的問題。范迪安指出,在徐悲鴻看來,“現代”已不單純是一種美術樣式的指稱,而是關于美術本質的一種新的憧憬和構想。“他探索的‘中西融合’藝術道路是以中國文化為本體,兼容外來藝術優長的創新實踐。”推動“現實主義”徐悲鴻在創作中承擔起反映現實社會生活的歷史責任,推動“現實主義”成為20世紀中國美術的主流。中央美院教授喻紅指出,當西方藝術思潮和藝術流派涌入中國藝壇后,當大家希望中國藝術多元化的時候,有人便開始討論如果當年徐悲鴻從法國帶回來的不是寫實主義,而是印象派、野獸派或立體派,中國的藝術將會是怎樣的?這樣的問題也曾困擾過喻紅。但她在回溯徐悲鴻的人生和創作中找到了答案。喻紅指出,徐悲鴻選擇了當時最科學最理性的現實主義道路,科學求真成為他后來美術創作和美術教育的核心。但這并不意味著徐悲鴻排斥其他藝術門類。事實上,徐悲鴻也早有預言,他曾說:“寫實主義,足以治療空洞浮乏之病,今已漸漸穩定。此風再延長二十年,則新藝術基礎乃固。爾時將有各派挺起,大放燦爛之花。”。

来源:中国水利人才网




(责任编辑:侨继仁)

附件:

专题推荐